新闻分类

联系我们

QQ:961182

邮箱:961182@qq.com

网址:http://www.tokyomilkcheese.com

地址:广东深圳市福田区滨海大道

新闻详细

美国新政府上台,强硬开发亚马孙森林的博索纳罗会否改心意?

来源:  发布日期:2021-01-21 01:26:50

1月20日美国候任总统拜登将正式上台。不同于前任总统特朗普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放松向巴西与沙特等国施压,拜登对应对气候变化议题更为积极,早在2020年竞选期间,拜登就提出了一系列改善气候与环境问题、推动能源革命的措施,其中就有承诺在就职第一天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以及组织召开一场全球气候峰会,直接与主要碳排放国领导人就气候问题开展对话等。

美国新政府上台,强硬开发亚马孙森林的博索纳罗会否改心意?(图1)

美媒刊文指出,拜登在上台后或向巴西施压。该国在2020年的森林砍伐量达到了12年来的最高水平,其中被多国科学家认为有助于稳定气候的亚马孙森林也遭到大肆砍伐,巴西因此遭到欧盟等方面的持续施压,但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却对此无甚动作,故巴西总统雅伊尔·博索纳罗不为所动,直言开发亚马孙森林是巴西内政,不容他国干涉,“我们的主权是不可谈判的。”

美媒分析称,拜登在可预见的未来或与欧盟联合行动,通过多种手段要求巴西采取措施,以遏制亚马孙雨林遭到日益严重的破坏,应对气候变化。

博索纳罗治下“消失的亚马孙”

实际上,巴西过往曾采取过积极主动的做法应对滥砍乱伐。2004年,巴西政府制定了《亚马孙森林砍伐预防和控制联邦行动计划》(Federal Action Plan for Prevention and Control of Deforestation),规范亚马孙地区的土地使用,监测计算毁林损失,依法处置非法砍伐人士,并出台了更有效的山火应对措施。巴西国家太空研究院的研究显示,该计划的实施使2012年亚马孙的森林砍伐率较2004年下降了83.5%。

然而,自现任巴西总统博索纳罗于2019年1月宣誓就职以来,其支持雨林经济开发的做法鼓励了大批非法伐木者过度砍伐亚马孙森林,更有森林边缘的农场主通过刀耕火种的方式来扩大耕地面积。英国广播公司(BBC)刊文指出,这导致了全球最大的热带雨林,有“地球之肺”之称的亚马孙森林的面积加速缩小,且频繁发生火灾。2019年8月,巴西就因其在亚马孙地区的山火事件比2018年同期增长近84%而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关注。

博索纳罗对此坚称:“(亚马孙)有大量的森林可供开发。”《华尔街日报》2020年10月曾刊文指出,造成亚马孙雨林的非法砍伐如此猖獗的部分原因是因为博索纳罗对此表示支持,认为此举为雨林边缘城镇数百万的贫困居民提供了收入,而且他还削减了巴西环境保护执法机构的经费预算。

据《华尔街日报》早前报道,一家因不堪非法伐木者挤压,于2020年4月选择从亚马孙地区退出的正规伐木公司向媒体表示,博索纳罗政府几乎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遏制、打击非法偷伐。该公司声称,无节制的偷伐不仅损害了合法企业的权益,而且也阻碍了该地区森林的重新生长,使其可能受到永久性的破坏。

非法伐木工人不需要纳税和保护特定物种,也不用通过合理规划与投资植树来保证森林的可持续开发,这使得他们每立方米木材的售价比正规公司要低得多。该行业相关人士与环保人士指出,博索纳罗政府的做法使人怀疑巴西是否有能力,或有意愿采取可持续发展的方式来开发亚马孙雨林。

巴西国家太空研究院(INPE)于当地时间2020年12月3日公布的最新卫星追踪数据显示,巴西亚马孙地区2020年的森林砍伐率达到了该国12年来最高水平。截至2020年7月,亚马孙地区约有4300平方英里(约1.1万平方公里)的森林在过去的12个月内消失,该数据较2019年同期增长了9.5%。

国际社会施压无果

博索纳罗治下亚马孙森林遭加速砍伐自然也使得巴西受到了来自国内外多方的批评与指责,其中欧盟是国际社会向巴西政府施压的主力之一。据《时代周刊》早前报道,在欧洲的气候与环境保护人士展开了大规模的抗议后,法国、爱尔兰和奥地利于2020年10月相继表示,除非博索纳罗采取更多的措施打击滥砍乱伐,否则欧盟与南方共同市场(MERCOSU,南美地区最大的经济一体化组织,巴西是其中最大的成员国)之间一项大型贸易协议将受阻。据悉,各方为这项协议已经筹备了20年,而使协议生效则需要通过各个成员国立法机关的批准。

除去在政治与外交领域施压,国际社会也尝试过向博索纳罗政府提供帮助。2019年8月,在亚马孙森林大火肆虐之际,七国集团(G7)曾试图向巴西给予约2200万美元(约1.4亿人民币)的援助,用于扑灭山火等工作,但此举遭到博索纳罗的拒绝。

与此同时,一些国际企业也试图影响巴西目前有关亚马孙森林的政策。《时代杂志》指出,2020年7月,就有29家全球投资公司联合致信巴西副总统汉密尔顿·莫朗(Hamilton Moraou)警告称,跨国企业成为巴西环境严重恶化的“帮凶”是“不可接受的风险”,假使没有更好的环境保护政策,那么它们今后将无法在巴西投资。

此外,英国一些零售企业威胁要抵制巴西产品,而一些如Timberland、Vans、the North Face等知名服装和鞋类公司也于2019年停止使用巴西产皮革,抗议巴西对亚马孙森林的政策。

《华尔街日报》2020年12月刊文指出,亚马孙地区的原住民部落领袖和环保人士希望来自国际社会的压力可以迫使博索纳罗加强对亚马孙森林的保护。巴西环境执法局的一些官员也向媒体表示,希望“这种(国际)压力可以促使博索纳罗增加执法方面的预算”。然而,截至2021年1月中旬,博索纳罗政府尚未就来自国内外的压力做出明显让步。不过,美媒分析称,在拜登上台后,博索纳罗政府的态度或将有所改变。

拜登上台,美气候政策转向

与特朗普政府相较,拜登的新一届美国政府将重新关注、应对各种环境和能源问题。《国会山报》刊文指出,早在2020年竞选总统期间,拜登就曾表示将会把环境与气候变化问题作为其任期内的首要任务,并纳入外交政策。拜登指出,他在上台后将实现美国关于气候融资的国际承诺,并且为发展中国家提供绿色的债务减免 ( green debt relief) 方案。此外,他将在四年任期内投资两万亿美元用于气候行动,于10年内在清洁能源研发和创新领域投入4000亿美金,使美国电力行业在2035年前实现碳中和,同时推动美国在2050年前实现净零排放。

“拜登的气候政策很大程度上是向前总统奥巴马时代的气候政策回归。在深层次意义上,美国想在新一波绿色新政的全球浪潮中抢夺领导权、主导权,成为重要的引领者一方。” 上海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彭峰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指出,“在国际气候谈判与气候制度的重塑方面,美国的回归为国际社会增加了前进的动力。”

这也使得环保以及其他一些相关人士将目光放在了刚刚上台的拜登政府上。《华尔街日报》在此前的相关报道中分析称,博索纳罗之所以可以顶住来自国际社会的多方压力,主要原因之一是特朗普政府领导下的美国对亚马孙森林相关事务“保持了沉默”。然而,拜登的上台意味着巴西要面临一个承诺“领导世界应对环境气候问题”的美国政府,故博索纳罗的态度届时或将有所变化。

事实上,已有一些迹象表明,拜登或将在环境与气候问题上将矛头指向巴西。拜登曾在其“雄心勃勃”的环境计划蓝图中表示,他计划在新的《全球气候变化报告》中“点名批评”不配合、不遵守全球气候问题解决方案的国家,从而敦促其他国家积极配合、参与到全球环境气候的议题中来。

而据美国Vox新闻网站早前消息,在2020年竞选期间的第一场总统辩论中,拜登就曾暗示巴西或将成最早“榜上有名”的国家之一,并提出将动员各国一同建立一个200亿美元的国际基金,用以保护亚马孙雨林。拜登“喊话”博索纳罗警告称,假使巴西不履行自己(保护雨林)的责任,那么其将会面临“严重的经济后果”。

美国智库美洲国家对话组织(Inter-American Dialogue)主席迈克·希夫特(Mike Shifter)此前曾对路透社表示:“一些民主党人可能会在这个(亚马孙森林)问题上对博索纳罗采取非常强硬的态度,并与欧洲联手施加重大压力。”

《美洲季刊》(Americas Quarterly)2021年1月11日刊文指出,拜登在上台后可能会加入欧盟与七国集团(G7)对博索纳罗的施压行列,“只要向博索纳罗施压的国际联盟更加广泛,政策更为连贯,那么巴西国内的经济精英对形势的担忧程度就会更大,使得他们更有可能对博索纳罗施压,迫使其更改亚马孙森林政策。”

巴西亚马孙政策与巴美关系走向何方?

《时代杂志》此前刊文分析称,拜登入主白宫将为博索纳罗的雨林政策带来“迄今为止最大的挑战”。那么博索纳罗会改变路线,使那些与他一样视亚马孙资源对巴西发展至关重要的政治支持者失望;还是会冒着被欧美“孤立”和“遭受严重的经济制裁”的风险坚持亚马孙森林的经济开发呢?

在拜登仍在竞选期间,博索纳罗就对拜登的言论采取了强硬的态度。早前,就拜登在总统辩论中有关向巴西提供200亿美元保护亚马孙的发言,博索纳罗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回应道:“我们(巴西)的主权不容谈判。”

而在拜登赢得了美国大选后,博索纳罗也尚未改变他的回应态度。当地时间11月10日,博索纳罗在新闻发布上回应拜登或将对巴西采取经济制裁的“威胁”时表示:“他(拜登)将对巴西提高贸易壁垒。我们如何处理这些呢?外交手段是不够的,唾液用完时,还有火药。”

尽管博索纳罗对拜登的回应火药味十足, 但巴西知名智库瓦加斯基金会国际关系教授斯图恩克尔向外媒指出,博索纳罗“颇具攻击性和防御性”的反应更多的是为稳住自己在国内的支持者。因此,虽然亚马孙森林政策的矛盾,还有博索纳罗与特朗普的亲密关系可能使拜登政府上台后的巴美关系复杂化,但两国仍可能建立“务实而不那么敌对的关系”。而据《纽约时报》报道,曾在博尔索纳罗竞选期间与他共事的政治学家保罗·克雷莫(Paulo Kramer)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尽管博尔索纳罗可能有些固执,但他最终可能会接受这种局面。”

虽然拜登政府会为气候与环境保护问题向巴西施加怎样的压力,以及美方的压力对目前巴西的亚马孙森林政策会造成怎样的影响还有待观察,但克雷莫指出,来自巴西农业企业的压力将至关重要。受新冠疫情影响,巴西的农产品出口市场已经承受了严重的冲击。在这种情况下,这些企业将更加担心该国的大豆、肉类和玉米出口因亚马孙森林政策而受到他国抵制,进而也会对博索纳罗展开游说。

不过《美洲季刊》刊文分析称,假使拜登政府一味地以损害巴西主权的方式要求该国改变亚马孙森林政策,那么这可能导致巴西国内颇具政治影响力的武装部队,甚至温和人士都支持博索纳罗,因为作为拉丁美洲国家,巴西长久以来对自己保障本国安全的能力有担忧,而美国与欧洲国家在拉丁美洲干涉内政的行为在历史上并不罕见。2019年,法国总统马克龙在七国集团(G7)会议召开前呼吁各方重点关注亚马孙森林火灾这一“国际危机”,这一言论遭到博索纳罗极力批评,认为马克龙此言是出于“殖民主义心态”,而这在21世纪无法接受,对此,巴西国内的环保主义者也选择支持博索纳罗。

因此,《美洲季刊》指出,拜登政府应该改变对博索纳罗的施压方式,或可用帮助巴西加强对亚马孙森林的监控能力,来加强其对亚马孙地区的主权,同时达到保护环境的目的。具体而言,拜登政府可以向巴西武装部队提供更多先进的美制军事装备,提升其保卫漫长国境线的能力,加深美国与巴西打击跨国犯罪网络的合作,同时拜登政府应公开表明巴西是美国重要的非北约盟友,不对巴西实施经济方面的威胁,而是将同意巴西加入经合组织(OECD),降低对巴西的非关税贸易壁垒作为巴西改变亚马孙森林政策的回报。